中国体能论坛China Fitness Forum

 找回密码
 注册Reg
搜索
查看: 1249|回复: 0

第四届北京体能年会中外专家问答、讨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7 20: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年5月23日至25日,第四届体能年会(International Performance Training Summit BeiJing China)在北京隆重举行,25日下午,大会将从事国内体能领域的众多专家与国外专家组织到一起,进行面对面的体能巅峰对话并且在最后一天将本届体能国际峰会推向高潮。
参加此次会议的国际专家分别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际上具有代表性的体能训练领域的专家及国内著名的专家,这些专家都包括:美国功能性训练创始人的Michael Boyle。功能动作筛查(FMS)创始人之一Lee Burton。澳大利亚艾迪斯科文大学运动与体育科学系的创立者RobertsNewton。美国春田学院体能训练部主任,体能总教练Brain Thompson。加拿大埃德蒙顿军队体能与康复负责人,25年加拿大军队和特种部队服役经验的Daniel Crumback。美国EXO(AP)体能训练总监NickWinkelman、美国春田学院体育教育系终身教授John Liu。袁守龙北京体育大学运动训练学硕士、博士等国内著名专家。
另外,美国功能性训练创始人Michael Boyle、功能动作筛查(FMS)创始人之一Lee Burton、澳大利亚艾迪斯科文大学运动与体育科学系的创立者RobertsNewto、加拿大埃德蒙顿军队体能与康复负责人,25年的加拿大军队和特种部队服役经验Daniel Crumback、美国VSP体能总监ken等国际著名的体能专家。
此次国内外专家的面对面对谈的主要内容都包括:
问题一:向Michael Boyle提问,NSCA的主席Hoffman说功能性训练只是市场广告,传统的体能训练、力量训练才是运动员需要的,您怎么看待传统的力量与功能性训练的区别,他们各自最大的特点及相同点是什么?
MichaelBoyle回答:
大家都听说过,我是一名体能教练而Hoffman是一名大学教授,他并没有像我一样每天都从事着运动员的体能训练,我想尽量礼貌地来跟大家对话,我们大家也可以看到,功能训练的演化过程,涉及传统训练很多领域。不管是现今的奥林匹克运动员,还是职业的队员他们每天都要从事功能性训练。如果你要去说它是一个市场行为的话,我想让他看看我们实际的训练效果,而不是他一些对我个人或公司的看法。这里面也存在一些个人因素,因为他在美国体能协会当主席的时候,他甚至不让我出场,相当于是四年的竞赛,甚至不让我露面,我也只是静静地听他一些个人的观点。
它们之间的确存在着相似之处,我们在发展力量,他们也在发展力量。我们在发展功率,他们也在发展功率。所以我们工作的第一个目标是保证参与训练的人的安全。不管是我们的职业队员,还是中国的奥林匹克运动员都应该把保证他们在训练过程中的安全,必须把安全因素考虑进来。
所以说如果我们在训练过程中使运动员受到损伤的话,那就是我们工作中的最大错误。
另外春田学院体能训练部主任,体能总教练Brain Thompson紧接着回答
我们的任务就是保障大家在训练过程中的安全同时提高你的力量,我把所有关于功能训练的原则应用到体能训练当中,过去的几年里通过我们对功能性训练的应用,不管是比赛中还是训练中运动损伤率大大下降。
VSP体能总监ken的回答:
我们的训练目标不仅使减少损失,还要预防损伤,防止损伤再次复发。Lee burton他们发明的FMS功能性动作筛查套件也给我们训练提供很大的帮助。它是我们训练前很重要的工具,他们的这些评估工具让我们把训练过程变得标准化,使我们制定训练的过程更加程序化。
加拿大埃德蒙顿军队体能与康复负责人Daniel Crumback的回答:
我在这里要为FMS发明人捍卫一下,很多人一直在质疑FMS工具有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的时候,我要反问他们一句,你创造了什么工具比他们更好。
FMS公司kyle专家补充:
FMS测试套件在功能训练中,它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可以我们的训练原则联系起来,从今天美国最好的运动队的训练效果来看,他们都是把运动医学和体能训练结合得非常紧密,做得非常好。今天我们各位专家在此给大家分享的观点,我们的终极目标无非就是帮组大家减少运动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损伤。同时为大家提供一个可以共同交流的工具。大家可以在这个体系下去讨论一个共同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提问美国EXO(AP)体能总监Nick,你们在进行体能训练过程中,在进行美国橄榄球运动员新秀前,AP的自主训练中,哪些是你们重点发展的,重点提高的
首先我们会全面提高运用动员的身体状态,所以我们在讲课里面提高,一个是心态,一个是营养,然后是动作,然后是恢复。从动作的角度来看,我们在选秀前会进行大量的测试,我们要看他FMS的测试结果,然后我们要跟物理治疗师做一些身体姿态的矫正的练习,所以说我们是了解运动员情况,进行训练。所以金字塔的最底部,我们把它称为身体姿态,然后是考察他的灵活性、稳定性,然后再看他的动作模式。当然我们通过FMS筛查时的录像视频进行多方位录像分析,然后我们看金字塔的顶端,我们把它称为功率。所以我们在给NFL运动员选秀的时候,对于优秀的运动员我们还会看他们的力量能力以及超出他们最大功率的表现能力。对于更多的人我们可能更关注的是他们最基础的动作的能力。
尽管很多优秀的运动员在选秀前,他们可能身体素质能力很强,但身体存在很多历史伤病,从而影响他们的动作模式,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我们在测试中发现他很健康,身体状态很好,那这时候我们会从身体技能方面来提高他们的能力。也有一些运动员,身体没损伤,但运动过程中的速度又不快,那么我就需要对他进行专门的速度训练。
所以说FMS的功能筛查结果是分门别类地应用到训练领域当中的,它起到一个训练的指导作用。然后我们看他们的恢复效果,生活习惯等能力来全面的提高他们运动能力。最后每个人都会得到:营养,恢复、动作心态这四大板块的分数。我们公司将这个结果称为:卓越运动能力商
问题三:核心力量与传统的力量训练在奥林匹克运动中所占的份额
VSP体能总监肯的回答:
首先我们要确定的是功能是什么?是运动员的运动能力,另外是让运动员能够保持更好的运动能力,来延长运动员的运动生涯。例如:一群盲人进行摸大象来识别大象的活动中。第一个人摸到的是腿,第二个人摸到的是尾巴,所以经过不断的摸索,他们在最后摸到像的各个部位,然后他们来到一个篝火晚会,大家讨论大象是什么样的。
我们可以想象,不同人摸到不同的部位,他们对大象的理解也是不同的。他们的理解是支离破碎的,他们同时是对的也是错的。所有我们需要综合分析,把不同的信息组合起来。所以在座的各位专家也想了解各种不同的观点,所有你要了解功能训练前,需要先后退一步,先了解个体需要。
AP体能总监NICK回答:
你可能也去过美国各种机构,参观了美国训练的多样性。有时候你也会看到一些限制因素,他可能存在某人的训练中,更多时候这些限制因素没有被更多的人重复使用,在你没有足够的下蹲能力前,那你从传统训练到功能训练,也是一种训练,我们过去所说的较新的功能性训练并不是要将所有的传统训练抛弃,而是选择适合自己的训练方式。也只有比较好的训练方法来应用到训练当中才会让训练更加有效。所有我们也不能偏向某一方,而要全面地看待看。
问题四:运动过程中是核心带动局部力量还是局部带动核心?怎么更好地发展力量?
MichaelBoyle回答:
又回到功能训练的问题,首先冰球是我比较擅长的项目,如果我们用双腿支撑身体的训练方式的话,那么核心区的工作方式就不是冰球运动中工作的方式,这就是为什么说,功能训练需要实现训练中需要的目的来设计,
问题五:提问春田学院的刘展,课中提到的不对称问题,我们应用怎样身体存在的不对称现象进行训练,怎样解决。
刘展教授的回答:训练中我们不仅要注重助力的训练,还需要注重制动,减速的训练。我是根据对美国的训练的观察,尤其是博士研究方向得知,很多运动中的损伤是在减速时候发生的,而不是加速时候。传统训练中我们经常注重发展加速能力,但我们需要平衡训练成分,需要提高运动员的减速能力,离心能力的训练,这样才能更好地减少运动的损伤。
由于女运动员的解剖特点,决定了她们训练过程中更容易受伤。女运动员的膝关节前交叉韧带的损伤风险是男的三倍。这是从生理解剖、生物力学进行分析的。因此训练中需要提高减速训练,而不是仅注重加速训练。这样才能平衡。为了运动员有更好的发展,我们应该提高运动员横向速度的训练对于球类而言是比较重要的。运动中训练的是动作,而不是肌肉。
问题五:请问Michael Boyle 美国职业队员通过功能性训练,运动损伤大幅度下降,但我们的专业研究团队,系统地研究了美国科研研究成果非常少。美国的重要期刊上,并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证明,你们是否有这方面的研究数据来消除我们对它的困惑。
FMS公司kyle的回答:
有一个加拿大的研究,一个神经肌肉训练减少了运动损伤,这是用足球和橄榄球运动员作为受试者。从流行病学的数据来看,整组地进行功能性训练可以减少运动员的损失率,但不能完全排除损伤的发生,训练中扔有人发生损失,现在的研究表明,现在的损伤与过往的伤病史有很多的关系,现在有很多研究也在研究FMS,有四个研究与FMS有关,有两个研究与Y平衡有关,如果我们要探讨损伤因素相关的因素的话,现在为止与运动损伤相关的是两个方面:过往运动损伤史及检查结果。
MichaelBoyle的回答:
我们并没有做大量的科学研究,但我们对比赛进行时的监控,几乎所有的美国职业比赛,我们都去详细的跟踪、观察,甚至我们没有错过一场,这样的过程我们得到可测量的数据,我曾经与冰球联盟合作,第一年就创下了没有一场受伤的记录,有700多个队员都没遭受损伤。在过去的八年中我们至少减少了800名运动员的损伤的发生。我们数据是通过职业队的队员的缺赛率来体现的,比如过去比赛中有100个球员,就有50个人缺赛,但通过我们的功能性训练之后,损伤人员的比例确实一直在降低,它创造了联盟的历史记录。没有哪个队能有这么好的表现。
春田的刘展教授补充回答:
我也是FMS的二级认证者,它是新的筛查体系。这个体系对预防损伤可以提高一定的参考,它可以告诉你损伤的风险有多少,由于它刚被发明没多久,很多大学都还没全面应用也没有对它进行研究,但很多大学教师也准备研究。因为预测损伤风险是一个具有多方面因素左右的研究,很多变量很难控制,也不能排除的,所有这方面的研究还需要一个过程。现在也有些高中教练开始应用,也开始对它进行研究,对于我来说,我也是很高感兴趣的。
另外LeeBurton补充:
MFS测试体系一直到1997年才发明出来,它的目标是检查动作的质量和疼痛。世界上第一个关于FMS的研究是kyle在2007年的时候进行的研究,那是发明这套工具十年后的第一个研究。在90年代末期我们只把发明告诉Michael Boyle和AP的总监Mark先生两个人,那个时候他们就开始应用到训练当中,他们没有做研究,但我们可以通过他们的实践得到实际的反馈,他们的应用,让FMS变得更加流行。现在引起了大家的重视之后,我想研究会越来越多,我们吸收了更多的新东西会让我们的系统更全面。
MichaelBoyle补充:
所有我们喜欢一起工作,虽然我们在不同的州,Mark在波士顿,而我在福罗里达州,我们选择了这样的系统我们知道它的先进性在哪里,所有与你成功最想关的因素是你需要最快适应那些先进的理念。你可以去固守一些旧的观点,及继续失败。所有我们要找那些聪明的人一起共事。
袁守龙博士提问Lee:当时在创FMS的时候为什么选择这七个动作,当时他的原创思路是出于什么?未来的发展方向是?
LEEBurton的回答:
我们不是从今往后就停留在此了,因为现在的研究越来越多,我们也在不断地改进FMS测试系统。我发明这个FMS测试系统是基于gray cook他的一个独特的想法,我也吸收很多前人的想法,去评估深蹲这个动作并不是我发明的,之前就有很多专家在做。去吸收那些历史上在研究功能动作方面比较聪明的那些人的想法,比如说gray cook ,比如说别的专家的想法我们都会吸收进来。我们这个FMS比较特别的一点是,我们把人体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把困难的问题转化成简单的问题。先开始我们确认的深蹲的动作,通过一年之后我们大概又确定了别的动作,最终形成这七个动作。
我现在不能说这七个动作就是最好的动作,但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想让评价动作的过程变得简单,让工作获得更高的效率。在这个过程中,最难的环节是评分的可靠性。FMS后面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动作控制理论在里面,然后我们把原来的动作质量变得可测量,把动作质量变成数量化。
当你通过FMS测试发现有疼痛之后,我们需要对这个疼痛有更深入的了解,我们同样也有这样的系统来解决它。当你问我未来的方向是什么的时候,我想先了解你的目标是什么,就我而言,我未来的目标是想预测损伤,预防损伤。同时把过往的因素加进去,比如过往伤病及现在的疼痛因素,还要现在流行的力量不平衡等因素,我们给这些不同的因素一些权重,教我们的教练员如何处理不同的问题。通过这样的系统把运动员进行分类以后,我们就可以明确哪些运动员需要重点照顾,刚才我所说的这些已经发表在2013年斯坦尼维纳的运动科学期刊上。
此内容来自网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Mobile|中国体能论坛 ( 粤ICP备15092216号-2

GMT+8, 2018-10-20 07:09 , Processed in 0.022924 second(s), 17 queries .

广州他山体育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1-201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